弗里达的假肢、化妆品和止痛药掩盖不了她的艺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