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衣主教时代的产物,令人人印象深刻的玻璃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