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座仍然被时间和生命持续塑造的建筑。